当前位置:50周年庆   [关闭]
 
我对知青生活的一些感受

文章来源:作者委托  作者:徐南下  提供者:清化佬  日期:2018/9/26  察看次数:2220

                                   我对知青生活的一些感受       徐南下  2017-9-8

      我1964年7月高中毕业,父母亲不让我去当兵,也不同意我留城工作,坚决要我下农村。我当时也打算到乡下去锻炼自己,使自己能成为合格的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于是同年10月我回到衡阳随20名知青来到了桂阳县方元公社横冲大队横冲生产队务农,记得当时衡阳日报还专门采访过此事。

      下乡不久,大约是第二年的三,四月份。我父亲到基层检查工作路过我们这里,他专门转到我们村来看我们。他将我们当时在村的知青都召集到山顶上,指着这大好河山很慷慨的说:”小伙子们,你们现在下乡就跟我们当年到延安一样是一场伟大的革命,要好好的干,将来我党的各级领导甚至中央委员都会出在你们中间……”。

       是历史的巧合还是我党发展的必然,十八大以来就有好几位中央常委曾是知青,典型的就是习近平主席。这几年来我党的建设,发展,真正大力度的反腐廉政以及各种接地气的民生政策和工程,我认为都与他们亲民的基层工作体验分不开。事实上绝大部分知青不管回来后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们都是单位的骨干,他们的最大特点是办事认真,责任心强,能吃苦耐劳。

      60年代初我国正经历国民经济最困难的时期,而此时也正是我长身体的时候。每天都感到饿,回到家就找吃的,常常将照顾父亲的东西偷偷拿走而且还发牢骚。父亲知道后狠狠批评了我,将我“赶”到学校去住了,父亲说东西是组织照顾他的,我要有能耐就到学校和同学一起吃住,“老百姓能过你就能过,你知道老百姓的日子是怎样过的吗?”

      我的生活一直是较优越,性格就不太和群。当时我对父亲的做法是不很理解,我到农村后才真正开始理解了。我同知青和老乡们共同生活劳动了近十年,接触了解了最基层人们的思想,感情,生活和工作,自己从中也得到了身心锻炼,慢的成熟了起来,这些都对我以后的工作,生活和学习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我认为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平等的对待人和事,有了吃苦耐劳,工作认真地的精神。记得在南海良奇钢瓶厂一次老板对我们的工作不满意,发火的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我毫不客气的回答:“要找比我们技术强的人很多,但是要找像我们办事这么老实,认真的难!”

      说实话,不是因为文化大革命的耽误,知青们也不会都在农村待那么久。当然事物都有两面性,对于我来说除了上述的收获外,就是健壮了我的体能。在乡下我的生活水平虽不高,但在我们村我没饿过肚子(我们队当时是田多劳少),这对我们又在长身体又要保证高强度的劳动来说很重要,他是我在后来能更好胜任工作的基础。乡邮,内外线电工,电大学习,电气技术和管理以及下海后每天十二小时以上的高强度工作都坚持下来了。我几次被摩托撞倒和从楼梯滚下,骨头和内脏都完好。这些虽与我坚持锻炼有关,但不能否认有农村劳动的成绩。

      因为我的家庭和我好强的性格,好像"天生”有一种”极左”的思想。一次我到父亲的办公桌上拿了两张信纸,父亲知道后不仅狠狠地批评了我,说:“公家的东西是给我办公用的,你没权利用,要用你自己去买。”硬是让我买来还上了。你能说我父亲不对吗?!那么到了文革,矿院的学生批斗我父亲,说他不支持我下乡,母亲让我将他们给我的信寄给“造反”派,以证明他们一直是支持我的。但我并没将信寄回,只是给父母打了个电话用毛主席语录说:“你们要相信群众,相信党。”我当时真浑!后来父母虽然原谅了我,但也说了一句:“南下,你真是”左”的可怜呀,年幼无知!。”76年我在710厂还打过报告要求再回农村去学大寨,结果厂里将我安排去了衡南县向阳桥做带新知青的工作。

      我的中风也与这种思想有关。没病前我已经连续每天工作了起码十四小时,朋友们都劝我不要太拌蛮,可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身体底子可以,加上还有:“小车不倒只管推,活着就干,死了就算!”的思想,那怕是在发病的当天。当天下午我就感到头疼的比平时利害,因为我从小就有头疼的毛病,所以没当回事,拿了些止痛片吃就了事。我是夜里1点回到家,大约2点睡下,到3点就感到左边不能活动了。按常理应该马上看医生(更何况医院就在隔壁),可我想,第二天要去送水样(我正在研制净水装置)不能误,就这样我坚持到早晨同事来,我免强爬着开了门.同事看到我已是这种情况要马上送我上医院,可我还说要先送水样!真不知我是迷糊还是傻,可当时我就是这样的嘛。如果当晚一发病就上医院一切就另说了。现在,我是在亡羊补牢哦。一次在钢瓶厂领导的会上我是这样说的:“不能讲是工厂造成了我中风,但可以说由于过度的劳累和思想上的麻痹加速了我病的爆发。”(医疗费工厂全数给报了)

      当然,我也不总是“极左”,也还是有“清醒”的时候。例如71年中旬我父母被“解放”,于是年底我就被招到了桂阳县邮电局方元邮电所成为了一名国营的职工,任乡邮员。由于我有农村生活和劳动的经历,步行每天60里,两天一班(要在外住一晚第二天下午回所)负重10多公斤(一般回来会将报纸和信送完负担轻了)的工作量对我来说的确是“小菜一碟”,尽管风雨大雪翻山越岭也要出勤,有时是苦点,但比起农村的“双抢”(收早稻,抢种晚稻。那时基本都还是人工操作,打谷机不多也还是人踩的。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早晚蚊虫咬,白天日晒身痒还水烫。这样的日子起码要过多半个月呀!)还是要好多了。我上任后基本上是一天(大约要12小时左右)将邮路走完,只要是有信有报和有邮件(包裹和汇款)的村以及有知青的点我都会走到。汇款和小一些的包裹我会带着(免得老乡多走路),代寄和代写信是常事。第二天我会小作休息,下到村里宣传定报和杂志(我都是超额完成定阅任务的)。遇到电报我会以最快速度送出,加急的那怕是半夜我也送。因为我勤恳的工作72年我被县局评为全县先进典型。表彰先进要发言,发言稿是先要经政工部门审的。我的发言稿末是这样表述的:“……为祖国的邮电事业奋斗终身。”而正式发言时我说的是“为祖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会后局长问我为什么要改最后一句,我实事求是地说;“若组织需要,我可以一直做好我的邮递员工作。但我认为只要有一定文化程度和强责任心的同志就可以很好地完成这样的任务,我的能力和志向决不只是邮递员。”听完我的话局长脸无表情的点点头。

    可以这么说:在桂阳近十年的知青生活使我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完)


   文章评论  (共 2 条评论)

    评论者: Wrefowl 评论时间:2022/11/16 6:25:04

пcialis In the present study, we find differences in the newborn mammalian cochlea in the extent of release of Wnts in response to damage induced by diphtheria toxin DT versus neomycin, suggesting a conservation of pathways used to drive regeneration


    评论者: 清化佬 评论时间:2018/9/26 18:01:35

文章真实地反映了“擦边红二代”成长过程。为我们了解知青群体打开了一扇窗。 
(作者与我是同龄人,当我称他为学长时,他就称我为张哥。我说他属于红二代时,他更正为:“是擦边的”。)


发表评论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